免费试用
首页 新闻中心 正文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50
2021-01-12

2020年疫情的出现,在线教育疯狂生长,对于线下教培来说日子变得越发“煎熬”,2021年,教培校长们能否逆风翻盘?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1传44人!

在年关即将到来之际,疫情出现超级传播现象实在是让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沈阳、大连、北京、石家庄等地先后发布通报进行重点管控,学校全面停课、培训机构禁止线下教学。同时,多地公布中小学寒假时间安排,各地教育部门纷纷强调放假期间禁止中小学在职教师组织、推荐学生参加校内外有偿补课、培训活动。

在2020年8月,广东省政协委员陈仲策曾在两会提案上建议“坚决取缔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虽然广东省教育厅已经予以“不具备取缔校外培训机构条件”的答复,但如今看来,随着各地主管部门加强对于疫情的管控,各类线下培训或将面临全面叫停的可能。

前不久,新疆伊犁地区八县两市近100家校外培训中心联合发布了《新疆伊犁地区校外培训机构的诉求》,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允许培训机构在严格做好疾控措施的情况下有序复工”。

据了解,该地区校外教培机构从疫情发生开始一直停课直到2020年10月才按照主管部门要求陆续复工,如今复课不到2个月就再度面临停课压力,个中无奈可想而知。

疫情如此反复,对本就举步维艰的教培行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结合2018年以来政府针对培训行业不断出台更加严苛的行业规范政策、资金监管机制,同时还有资本入局实施“降维打击”,再回望2020年,大大小小培训机构爆雷不断,俨然一部漫长的教培行业“消亡史”!

符合政策要求的“标配”,成为特殊时期的沉重负担

2018年8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历史上首次下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业界通称“国办80号文”),文件指出:“坚决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统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米”、“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等等。可以说,2018年是国家对培训业大治理、大整顿的“时代”之交,标志着“超强监管”时代的正式到来。

在进行了2年的大规模整顿后,培训行业又迎来了各地市出台的管理意见,进一步加大了对行业的规范力度。2020年12月24日,北京石景山区教委发放的2021年校外培训机构办学行为规范公示牌中做了8项明确规定:

据了解,有不少培训机构会选择开设在商场内,而一般商业场所的关门时间是晚上9点,按照要求,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时30分这项规定,无疑又对机构的课程安排、坪效利用增加了新的难度。“政策趋紧提高了培训机构开办门槛和运营成本。”某大型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认为,以前培训机构开个教学点,租几间民房,拉几个老师就能开张,收半年以上学费,现金流就很充裕。现在相关政策对教培机构场地、消防、师资、收费都提高了要求。

尤其是不少地市都出台了办学场所建筑总面积的要求,面积要求大多在200㎡、甚至300㎡以上,这就对办学者的资金准入有了更高的要求。

同时消防上对过道宽度、通风面积、消防喷淋等相关消防要求颇高,对消防用品品牌、规格、密度、数量都有着冗长死板的规定,其中有一样不过关就有可能要求停业整改。已经破产的优胜教育的创始人陈昊就曾经在媒体采访时表示,在19年的行业大整顿中,有不少加盟商因为无力配合要求进行整改而选择将机构交给总部,给优胜教育在2020年资金链断裂埋下一颗大雷。

资金监管还是后疫情时代的双刃剑

进入2021年,一直打着擦边球进行预收费的培训机构迎来了更大的考验,不少省市都陆续发布了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的通知。

包括北京、杭州、上海、福州等多地都明确了对规范收费管理、加强资金风险防范的强调和要求: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内容来源福州《关于强化校外培训机构监管严防办学风险的通知》

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主管部门明确教培机构每次收费不得超过3个月,这能有效减少卷款而逃风险,迫使机构提高服务质量吸引学员续费,但也增加了教培机构的经营成本与资金压力。

监管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不可否认监管力度加强能够使得行业往规范上去靠拢,但同时也带来培训机构办学成本增高、招生难度加大、营利增幅下滑等困境。

上海市一家以街区为用户核心的小型教育机构校长表示,“本来我们就是做课后学科辅导的,旁边就是小学和初中,以前优越的地理位置在现在看来,就像一个噩梦。”

校长还表示,课程预收费的时间跨度,国家明确表示不能超过3个月,没有沉淀资金,还要交房租,从前引以为傲的优质地段在现在就仿佛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自己的身上。

资本的火热并没有烧暖整个行业

虽然都说今年资本都在疯狂涌入教育行业,但资本的火热并没有烧暖整个市场。

只有少数得到融资的头部玩家能进一步加码营销来扩大用户数量,而其他得不到融资的在线教育公司在行业暖春的2020年反而步入寒冬。

主打“在线1对1”的学霸君,由于课程研发、师资培养的成本较高,加之疫情影响,在近2年没有融资的情况下,现金流吃紧,从而导致学霸君身陷“欠薪、破产、退费难”的窘境。得到融资的头部机构也并非一帆风顺,反而随着流量和获客成本越来越高,营销投入的边际效用触顶,在线教育机构们已经集体已经进入囚徒困境——你没办法不投放,因为对手一直在投放。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资本锋芒下,许多人都没有注意到线下机构陷入融资难的困境

比如杭州的歆然艺学,原本申请了一笔70万元的贷款,预计8月中旬能到账,但突然贷不了了,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宣布倒闭。

宁波一家少儿英语培训的负责人也表示,在停课期间,向银行申请贷款几乎不可能得到回应,毕竟中小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低”,若不是在7月份靠朋友牵线搭桥找到新的股东,可能也熬不下去了。

疫情期间停课无现金流,复课后又遭到线上教育免费课、低价课的“围剿”,融资难的线下教育机构难免在颗粒无收的情况下破产、“跑路”。毕竟连优胜教育这样的线下头部机构都无力融资,更别说那些失声的中小规模培训机构了。

要行业规范,也要允许培训机构自我“造血”

然而教育行业会在多方夹击下就此“消亡”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中国有15亿人口,数亿家庭,从孩子出生到步入职场都离不开教育,从早教、兴趣班、课后辅导到职业培训都无可避免。尽管供需关系和学习模式会发生变化,但教育的基本逻辑和基本主体不会变。教育,是中国人心中永不下落的“朝阳”行业。

但当下教培行业的举步维艰同样是无可否认的。

经历十年快速发展的教培行业在发展路上遇到力度空前的规范与调整,当然在情理之中。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这个行业正从初期的市场认可(有需求)到家长认可(有付费)到国家认可(有规范),是一个行业正在走向成熟的标志,走向规范成长的标志。

但在如今,政府应该做的不单单是加大监管力度、提高行业规范,增加机构的经营压力,还要让培训机构在这场空前浩劫中找到一线生机,给机构以自我“造血”的能力。

在2020年,有不少人在探讨培训机构“破产潮”时,总会提到“一些培训机构即便没有疫情业也会倒闭,疫情不过是它们的遮羞布”的说法。确实,有些盲目扩张的机构通过预付费机制大步迈进,导致在疫情到来时第一时间就倒下了。

但对更多本本分分经营的培训机构来说,疫情期间经济活动停摆,但场地租金、人工工资仍要继续支付才是倒下的根本原因。

就好比新疆伊犁地区多家校外培训机构面临的困境,从年初一直停课10月有余,刚刚复课不到2个月就再度停课。培训机构不仅要承受物业费、房租、工资、品牌加盟管理费等大笔资金缺口造成的压力,更没法给刚付费上课就要再度停课的家长、学生一个交代。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如今,沈阳由于疫情反复已经正式宣布学校停课、校外培训机构停止线下教学,但部分正实施重点管控的区域餐饮、超市、药房等仍允许正常营业。而不少培训机构场地要求比餐饮店、药房更大、人员往来更加固定,其实在保证消毒到位、体温监测、戴口罩等措施到位的情况下,或许也应该能通过错峰上课、一对一教学等方式继续开展教学工作。这当然需要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批准,但对于生死存亡之际的培训机构来说,只要能合法合规地展开教学经营,自然会无条件地配合工作。

疫情还在反复,会不会出现下一个会停课的城市,这个城市是哪谁也说不清。但校外培训机构的压力和苦楚也需要被有关领导部门正视,希望在下一个被停课的城市出现前,如新疆伊犁教培机构联合《诉求》所说的那样,“恳请领导结合实际,了解培训机构当下的困难和问题,出台帮扶解困政策,努力保障行业恢复正常经营秩序。”

逆境之中也可以长出鲜花

在教培行业规范新政与“疫情”叠加效应影响下,在未来还会有更多不规范的机构离场。但大浪淘沙后,仍然能沉淀下来的,必然是金子。只留下足够优秀的机构,行业才能得以更好更快地发展。这就要求想要继续存活下去的培训机构积极迎合市场需求,顺应行业趋势,及时调整战略战术。

回望2020,在疫情期间实现逆袭的一切一切几乎都与互联网有关:打破传统零售宁静的格力董事长董明珠亲自参与直播带货,4个小时创下65.4亿元的家电行业直播销售记录;被认为许多人认为是“伪需求”的生鲜O2O盒马、叮咚、每日优鲜等线上下单,“无触式配送”的模式被市场高度认可,直接咸鱼翻身;11月底,天降“紫薇星”丁真,通过一个7秒钟的短视频带火四川甘孜理塘,让赛马节举办了好几年无人问津的小县城一夜闻名……

目前,线上线下融合的OMO模式是教培行业公认的未来。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对线上教育来说,流量获客成本高企,便开始转身向线下索求流量。

以新东方旗下K12在线教育品牌东方优播为例,通过线下前置体验门店,起到给顾客线下体验、咨询选课、讲座交流等服务的宣传引导作用。东方优播CEO朱宇表示,通过这个方式可以大幅度降低获客成本,在大班课获客成本1000元的情况下,他们只要100-200元。而体量较小的中小线下培训机构来说,不需要放弃自身的线下优势,但通过线上系统对线下教学和管理赋能也迫在眉睫:

尽管整个行业的OMO模式仍处于探索阶段,但数字化升级和产品迭代已经势在必行,否则在未来会被市场淘汰;

中小机构自主研发不现实,可以艺步的第三方解决方案,既节省人力与资本,又能快速完成OMO模式,在本地市场拔得头筹;

将重心放在课程本身,回归行业核心诉求,通过技术手段满足用户需求,而非本末倒置,使技术反客为主;

充分利用自身本土化教学优势,与学生、用户建立紧密联系,把握已有的客户资源,保证好续班率。

免费试用
艺培学校自己的管理系统

获取验证码
立即领取
招生营销
艺步招生工具,帮您低成本高效获客
立即了解
校区管理
用艺步规范校区管理,降成本提效率
立即了解
排课管理
一键自动排课,排课冲突智能检测
立即了解
家校服务
艺步家校服务,让家校沟通更通畅
立即了解

最新文章

培训机构利润从哪里来——业绩VS利润
阅读量: 84
培训机构如何扩大招生,一定要做好宣传
阅读量: 60
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召开,教培机构该抓住哪些新风向?
阅读量: 54
「教培」短视频引流招生「三说」
阅读量: 54
首例重判!无资质培训机构收1422万元跑路 老板获刑6年
阅读量: 62
“紧急暂停”、“大力整顿”、“转型困境”教培机构何去何从?
阅读量: 73
美育改革,教培机构生存指南
阅读量: 49
培训机构线上引流:让课程发挥最大价值的过程就像谈恋爱
阅读量: 50
立即开启校区管理
*机构名称
*您的称呼
*联系方式
获取短信验证码
提交
免费试用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50
2021-01-12

2020年疫情的出现,在线教育疯狂生长,对于线下教培来说日子变得越发“煎熬”,2021年,教培校长们能否逆风翻盘?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1传44人!

在年关即将到来之际,疫情出现超级传播现象实在是让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沈阳、大连、北京、石家庄等地先后发布通报进行重点管控,学校全面停课、培训机构禁止线下教学。同时,多地公布中小学寒假时间安排,各地教育部门纷纷强调放假期间禁止中小学在职教师组织、推荐学生参加校内外有偿补课、培训活动。

在2020年8月,广东省政协委员陈仲策曾在两会提案上建议“坚决取缔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虽然广东省教育厅已经予以“不具备取缔校外培训机构条件”的答复,但如今看来,随着各地主管部门加强对于疫情的管控,各类线下培训或将面临全面叫停的可能。

前不久,新疆伊犁地区八县两市近100家校外培训中心联合发布了《新疆伊犁地区校外培训机构的诉求》,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允许培训机构在严格做好疾控措施的情况下有序复工”。

据了解,该地区校外教培机构从疫情发生开始一直停课直到2020年10月才按照主管部门要求陆续复工,如今复课不到2个月就再度面临停课压力,个中无奈可想而知。

疫情如此反复,对本就举步维艰的教培行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结合2018年以来政府针对培训行业不断出台更加严苛的行业规范政策、资金监管机制,同时还有资本入局实施“降维打击”,再回望2020年,大大小小培训机构爆雷不断,俨然一部漫长的教培行业“消亡史”!

符合政策要求的“标配”,成为特殊时期的沉重负担

2018年8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历史上首次下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业界通称“国办80号文”),文件指出:“坚决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统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米”、“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等等。可以说,2018年是国家对培训业大治理、大整顿的“时代”之交,标志着“超强监管”时代的正式到来。

在进行了2年的大规模整顿后,培训行业又迎来了各地市出台的管理意见,进一步加大了对行业的规范力度。2020年12月24日,北京石景山区教委发放的2021年校外培训机构办学行为规范公示牌中做了8项明确规定:

据了解,有不少培训机构会选择开设在商场内,而一般商业场所的关门时间是晚上9点,按照要求,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时30分这项规定,无疑又对机构的课程安排、坪效利用增加了新的难度。“政策趋紧提高了培训机构开办门槛和运营成本。”某大型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认为,以前培训机构开个教学点,租几间民房,拉几个老师就能开张,收半年以上学费,现金流就很充裕。现在相关政策对教培机构场地、消防、师资、收费都提高了要求。

尤其是不少地市都出台了办学场所建筑总面积的要求,面积要求大多在200㎡、甚至300㎡以上,这就对办学者的资金准入有了更高的要求。

同时消防上对过道宽度、通风面积、消防喷淋等相关消防要求颇高,对消防用品品牌、规格、密度、数量都有着冗长死板的规定,其中有一样不过关就有可能要求停业整改。已经破产的优胜教育的创始人陈昊就曾经在媒体采访时表示,在19年的行业大整顿中,有不少加盟商因为无力配合要求进行整改而选择将机构交给总部,给优胜教育在2020年资金链断裂埋下一颗大雷。

资金监管还是后疫情时代的双刃剑

进入2021年,一直打着擦边球进行预收费的培训机构迎来了更大的考验,不少省市都陆续发布了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的通知。

包括北京、杭州、上海、福州等多地都明确了对规范收费管理、加强资金风险防范的强调和要求: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内容来源福州《关于强化校外培训机构监管严防办学风险的通知》

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主管部门明确教培机构每次收费不得超过3个月,这能有效减少卷款而逃风险,迫使机构提高服务质量吸引学员续费,但也增加了教培机构的经营成本与资金压力。

监管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不可否认监管力度加强能够使得行业往规范上去靠拢,但同时也带来培训机构办学成本增高、招生难度加大、营利增幅下滑等困境。

上海市一家以街区为用户核心的小型教育机构校长表示,“本来我们就是做课后学科辅导的,旁边就是小学和初中,以前优越的地理位置在现在看来,就像一个噩梦。”

校长还表示,课程预收费的时间跨度,国家明确表示不能超过3个月,没有沉淀资金,还要交房租,从前引以为傲的优质地段在现在就仿佛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自己的身上。

资本的火热并没有烧暖整个行业

虽然都说今年资本都在疯狂涌入教育行业,但资本的火热并没有烧暖整个市场。

只有少数得到融资的头部玩家能进一步加码营销来扩大用户数量,而其他得不到融资的在线教育公司在行业暖春的2020年反而步入寒冬。

主打“在线1对1”的学霸君,由于课程研发、师资培养的成本较高,加之疫情影响,在近2年没有融资的情况下,现金流吃紧,从而导致学霸君身陷“欠薪、破产、退费难”的窘境。得到融资的头部机构也并非一帆风顺,反而随着流量和获客成本越来越高,营销投入的边际效用触顶,在线教育机构们已经集体已经进入囚徒困境——你没办法不投放,因为对手一直在投放。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资本锋芒下,许多人都没有注意到线下机构陷入融资难的困境

比如杭州的歆然艺学,原本申请了一笔70万元的贷款,预计8月中旬能到账,但突然贷不了了,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宣布倒闭。

宁波一家少儿英语培训的负责人也表示,在停课期间,向银行申请贷款几乎不可能得到回应,毕竟中小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低”,若不是在7月份靠朋友牵线搭桥找到新的股东,可能也熬不下去了。

疫情期间停课无现金流,复课后又遭到线上教育免费课、低价课的“围剿”,融资难的线下教育机构难免在颗粒无收的情况下破产、“跑路”。毕竟连优胜教育这样的线下头部机构都无力融资,更别说那些失声的中小规模培训机构了。

要行业规范,也要允许培训机构自我“造血”

然而教育行业会在多方夹击下就此“消亡”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中国有15亿人口,数亿家庭,从孩子出生到步入职场都离不开教育,从早教、兴趣班、课后辅导到职业培训都无可避免。尽管供需关系和学习模式会发生变化,但教育的基本逻辑和基本主体不会变。教育,是中国人心中永不下落的“朝阳”行业。

但当下教培行业的举步维艰同样是无可否认的。

经历十年快速发展的教培行业在发展路上遇到力度空前的规范与调整,当然在情理之中。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这个行业正从初期的市场认可(有需求)到家长认可(有付费)到国家认可(有规范),是一个行业正在走向成熟的标志,走向规范成长的标志。

但在如今,政府应该做的不单单是加大监管力度、提高行业规范,增加机构的经营压力,还要让培训机构在这场空前浩劫中找到一线生机,给机构以自我“造血”的能力。

在2020年,有不少人在探讨培训机构“破产潮”时,总会提到“一些培训机构即便没有疫情业也会倒闭,疫情不过是它们的遮羞布”的说法。确实,有些盲目扩张的机构通过预付费机制大步迈进,导致在疫情到来时第一时间就倒下了。

但对更多本本分分经营的培训机构来说,疫情期间经济活动停摆,但场地租金、人工工资仍要继续支付才是倒下的根本原因。

就好比新疆伊犁地区多家校外培训机构面临的困境,从年初一直停课10月有余,刚刚复课不到2个月就再度停课。培训机构不仅要承受物业费、房租、工资、品牌加盟管理费等大笔资金缺口造成的压力,更没法给刚付费上课就要再度停课的家长、学生一个交代。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如今,沈阳由于疫情反复已经正式宣布学校停课、校外培训机构停止线下教学,但部分正实施重点管控的区域餐饮、超市、药房等仍允许正常营业。而不少培训机构场地要求比餐饮店、药房更大、人员往来更加固定,其实在保证消毒到位、体温监测、戴口罩等措施到位的情况下,或许也应该能通过错峰上课、一对一教学等方式继续开展教学工作。这当然需要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批准,但对于生死存亡之际的培训机构来说,只要能合法合规地展开教学经营,自然会无条件地配合工作。

疫情还在反复,会不会出现下一个会停课的城市,这个城市是哪谁也说不清。但校外培训机构的压力和苦楚也需要被有关领导部门正视,希望在下一个被停课的城市出现前,如新疆伊犁教培机构联合《诉求》所说的那样,“恳请领导结合实际,了解培训机构当下的困难和问题,出台帮扶解困政策,努力保障行业恢复正常经营秩序。”

逆境之中也可以长出鲜花

在教培行业规范新政与“疫情”叠加效应影响下,在未来还会有更多不规范的机构离场。但大浪淘沙后,仍然能沉淀下来的,必然是金子。只留下足够优秀的机构,行业才能得以更好更快地发展。这就要求想要继续存活下去的培训机构积极迎合市场需求,顺应行业趋势,及时调整战略战术。

回望2020,在疫情期间实现逆袭的一切一切几乎都与互联网有关:打破传统零售宁静的格力董事长董明珠亲自参与直播带货,4个小时创下65.4亿元的家电行业直播销售记录;被认为许多人认为是“伪需求”的生鲜O2O盒马、叮咚、每日优鲜等线上下单,“无触式配送”的模式被市场高度认可,直接咸鱼翻身;11月底,天降“紫薇星”丁真,通过一个7秒钟的短视频带火四川甘孜理塘,让赛马节举办了好几年无人问津的小县城一夜闻名……

目前,线上线下融合的OMO模式是教培行业公认的未来。

监管、疫情夹击下的教培行业“消亡史”:2021能否“改命”?

对线上教育来说,流量获客成本高企,便开始转身向线下索求流量。

以新东方旗下K12在线教育品牌东方优播为例,通过线下前置体验门店,起到给顾客线下体验、咨询选课、讲座交流等服务的宣传引导作用。东方优播CEO朱宇表示,通过这个方式可以大幅度降低获客成本,在大班课获客成本1000元的情况下,他们只要100-200元。而体量较小的中小线下培训机构来说,不需要放弃自身的线下优势,但通过线上系统对线下教学和管理赋能也迫在眉睫:

尽管整个行业的OMO模式仍处于探索阶段,但数字化升级和产品迭代已经势在必行,否则在未来会被市场淘汰;

中小机构自主研发不现实,可以艺步的第三方解决方案,既节省人力与资本,又能快速完成OMO模式,在本地市场拔得头筹;

将重心放在课程本身,回归行业核心诉求,通过技术手段满足用户需求,而非本末倒置,使技术反客为主;

充分利用自身本土化教学优势,与学生、用户建立紧密联系,把握已有的客户资源,保证好续班率。

招生营销
艺步招生工具,帮您低成本高效获客
立即了解
校区管理
用艺步规范校区管理,降成本提效率
立即了解
排课管理
一键自动排课,排课冲突智能检测
立即了解
家校服务
艺步家校服务,让家校沟通更通畅
立即了解

最新文章

培训机构利润从哪里来——业绩VS利润
阅读量: 84
培训机构如何扩大招生,一定要做好宣传
阅读量: 60
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召开,教培机构该抓住哪些新风向?
阅读量: 54
「教培」短视频引流招生「三说」
阅读量: 54
首例重判!无资质培训机构收1422万元跑路 老板获刑6年
阅读量: 62
“紧急暂停”、“大力整顿”、“转型困境”教培机构何去何从?
阅读量: 73
美育改革,教培机构生存指南
阅读量: 49
培训机构线上引流:让课程发挥最大价值的过程就像谈恋爱
阅读量: 50
立即开启校区管理
获取短信验证码
立即体验